坪林失落的山村(湖桶村事件) (上)

日期 : 06.04.10
地點 : 自宅
記錄 : 寧靜的深夜,睡夢中又重遊北宜.....由於兵役的關係,在宜蘭消磨兩年的光陰,多年後的今天,當兵的回憶如水波漣漪般散開於腦海,北宜公路上的四堵戰備道可通往鶯子嶺,我的腦袋記得這個地方,於是再也無法入睡,打開電腦連上網路查詢鶯子嶺的現況,希望有哪位大德留下行程紀錄於網路中;果然,鶯子嶺還是有資料,資料雖然不多,但對我這個老朋友卻也足夠,心想,全紀錄是否應該多一筆鶯子嶺遊記?

整理完散亂的資料後,眼角餘光掃到一個陌生的名詞 湖桶村 ,內容簡單的說就是現已荒廢的湖桶村為北宜古道重要之中繼站,村內原有小市集和數十戶人家居住,除了商家外,其他村民在此種植大菁以製造染料,為清代旅人與挑夫前往蘭陽之重要休息聚落.....此時我改變想法,想要一探此地,對我來說造訪陌生新地的吸引力遠大過於舊地重遊;但再進一步搜查湖桶村的資料卻是讓人瞠目結舌,而且毛骨悚然.....

時間倒轉回一百多年前日據初期某天,湖桶村在這天舉行盛大廟會慶祝,很不幸的是,日本人懷疑湖桶村窩藏抗日份子而趁著廟會熱鬧之際,派遣軍警上山圍剿,村裡數百男女老幼全遭殘忍屠殺!後來有許多人在此一帶見到不該出現的「人」,從此數十年間少有人敢再進入此「鬼域」,一直到近年來,這段塵封已久的事件才被有心人發掘,這就是湖桶村屠村事件,可在台北縣政府的網站中找到確切的資料.

日期 : 06.05.01
地點 : 湖桶古道→湖桶村遺址
相機 : Pentax Optio WP
記錄 : 自坪林交流道通車以來,這還是第一次未透過北宜公路到坪林,不過這次不是來玩的,因為我始終認為我必需把這歷史的慘劇透過行程紀錄來告訴大家,但是我還是要老話重談,時代背景是如此,你我無法改變,但或許我們能用更謙卑的心去緬懷為時代所犧牲的先烈們!套用尖山湖紀念碑紀事中的一段話:「歷史的價值在於傳承經驗與記取教訓,以避免重蹈歷史的覆轍,目的在開展更為精緻多元的未來世界,而非挑起族群仇恨或塑造不當的歷史情節.」

湖桶古道

湖桶古道其實不長,但卻不易行走.....路況尚可,不過此區域相當潮溼,一路上青苔爛泥相當多,看這古道上的青苔,我知道這不是幾天的降雨就能形成的,我推測這一帶應該常起霧,而且因為潮濕的關係,蚊蟲相當多,加上湖桶古道位於山谷中,每當越過上坡緊接著就會遇到下坡,交叉反覆,走起來並不算輕鬆,每當步行於山林古道中,我就會想到先民們當時翻山越嶺的辛苦!

湖桶村前的小溪

相傳進入或離開湖桶村遺址必須在村前小溪洗手,以洗去晦氣,我們當然抱著寧可信其有的態度照做,我相信這也是對亡者的一種尊敬.....沒多久我們到達湖桶村遺址,這裡很安靜,真的很安靜,靜到有點詭異.....

湖桶義民碑記(民間有心人撰)

大樹下的小廟

小廟前廣場(這應該就是廟會慶祝的地方)

湖桶義民廟(民間有心人所蓋)

斷垣殘壁的湖桶村遺址 靜靜訴說著百年滄桑史

日軍埋屍首之處

失落的山村

西元一八九七丁酉年九月二十二日湖桶村舉行廟會之際,日軍警懷疑村內窩藏抗日份子而進村圍剿三日,不分男女老幼全數殘忍屠殺,村毀人亡,往後數十載此區域少有人敢進入,湖桶村..成為..失落於歷史的山村.....

•Information

•延伸閱讀

坪林失落的山村(湖桶村事件) (下)

石門尖山湖紀念碑

•本文曾經發表於第三十期仁寶園地

小剛全紀錄 / 登山相關 / 坪林失落的山村(湖桶村事件) (上)